2016年1月27日

動物溝通 —— 病痛已經消失了,糕糕(離世動物溝通)






糕糕是長毛貓咪,不久前生病了,病情急轉直下,沒多久就離開了。

糕糕的大哥循線找到我,希望可以進行離世動物溝通。



在確定溝通時間開始前,糕糕跟著工作人員愉快地出現了。

所謂的工作人員其實就是天使或能量體,不一定是東方或西方,但由於我與大天使麥可比較親近,所以只要遇到離世動物,通常都是與麥可大天使配合。



糕糕很快地就在我旁邊親暱地像在磨蹭一樣,跟我說了一些話,大意是覺得身體很舒服、他現在很愉快,還要我待會要記得提到不要抽煙等等比較瑣碎的事情,我答應糕糕,之後就開始跟糕糕的大哥溝通了。



糕糕的大哥問到:「現在過得如何呀?」

糕糕輕快地回答:「現在身體很舒服,牙齒嘴巴都不會痛,呼吸很順暢,身體也好久沒有這麼輕鬆啦。」糕糕先前有牙周病,以及腎衰竭,所以如此回答。

糕糕的大哥說:「我先前有拜託關聖帝君帶你去修行,糕糕以後是不是要去那邊?」

糕糕繼續說:「而且現在住的地方有很多貓咪,也有工作人員,我們蠻常聊天的,雖然規矩很多,有時候講很多事情我們好多人都在睡覺沒在聽,而且以後好像還說要換地方,我忘記要去哪邊了啦,有講過但是忘記了。」就是上課不認真的意思。



大哥:「有什麼想要跟媽媽說的?」

糕糕:「我很喜歡媽媽,媽媽都會抱著我,就像抱小baby那樣走來走去,跟我講話、跟別人講話,我很喜歡這樣,而且媽媽都會準備東西給我吃,媽媽還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大哥:「對!我媽媽也有講過糕糕在想什麼她都知道的,甚至還常常當糕糕的翻譯,跟我們說糕糕現在的動作是什麼意思,現在的叫聲是在說什麼,原來是真的都知道唷?



糕糕:「對啊,所以我很喜歡媽媽啊,我希望媽媽不要難過,我現在真的過得很健康,很愉快,媽媽捨不得我知道,但我很希望媽媽的身體能夠健康的。」

大哥:「媽媽她很多話都會藏在心裡,所以雖然沒有說,我們也有感覺媽媽很難過,原來糕糕也知道啊。」

糕糕:「對呀,因為我有回來,看到媽媽很難過。」

大哥:「真的嗎!你什麼時候回來!」

糕糕:「我這幾天有回家三次,大概是晚上吧,因為我看到媽媽就一個人在房間很難過的樣子,我是跟旁邊的工作人員(指麥可)一起回來的,他會帶我。」



大哥:「那糕糕有什麼想跟我弟(指二哥)說的嗎?」

糕糕:「我很喜歡去哥哥(指二哥)的房間,雖然他也不太理我,但是就有種安心的感覺,反正我在房間裡面走來走去躺來躺去他都沒關係。要跟哥哥說什麼喔?大概就是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希望哥哥可以多多照顧媽媽,媽媽年紀大了,有時候我們兩個人在家,媽媽會跟我說她頭痛什麼的,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讓媽媽頭痛好,你跟媽媽住在一起,要多多注意啊;第二件事情是,女朋友的事情不用擔心啦。」

糕糕的話就停在這裡,我也不曉得是什麼意思,但是轉述給大哥聽的時候,大哥不留情地大笑了一陣子,並說:「我知道我知道糕糕在說什麼!」看來糕糕挺細心的,雖然我不明白有什麼內情,但糕糕知道給當事人留點隱私,也是蠻聰明貼心的啊。



大哥:「我覺得糕糕好像其實是開朗的貓咪,以前我很少在家,所以比較常跟糕糕相處的人其實是我媽媽和弟弟,但我每次看著糕糕,都覺得他好像是很有智慧的老太太,沒想到糕糕其實也有很可愛的一面,我實在應該早一點跟你動物溝通的。」

糕糕:「我以前不是不開心,是現在身體都很輕鬆,就更愉快一點啦。」

大哥:「那為什麼之前抱你,你常常都一下子就想掙脫?」

糕糕:「因為我會呼吸不順啊,我想要好好呼吸就會跳走了,不然會不舒服。」

我稍微看了一下糕糕先前的狀態,推測應該是糕糕本身在肺功能還有胸骨的發育就不是很開展,所以也難怪即便現在糕糕已經是個可愛的能量體,也在一開始就提到呼吸狀態順暢很多。

大哥:「的確如此,糕糕他的骨架很細小,跟一般貓咪比起來真的比較不那麼擴張,原來是這樣的因素所以呼吸比較不順暢啊。

糕糕:「但現在很輕鬆喔。」



大哥:「那就好,可是你以前好像不是很喜歡進我房間?」

糕糕:「因為我覺得你有好多話好多心事,我想幫你分擔,但是我又無法幫你分擔太多,所以只好走開休息一下,而且有煙味我不喜歡。」

大哥:「我不抽煙,可是的確是會出入菸味很重的地方啦,不過糕糕啊,你知道二哥會抽煙嗎?」

糕糕:「我知道啊!我剛剛就一直說要戒煙啦!不要再抽菸了我不喜歡那味道耶。

所以我們這時候才了解,原來一開始見面,糕糕就一直嚷著說不要再抽菸了,是在講這件事情唷。



大哥:「那就好,那我想再問糕糕,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想把你帶回家,你還記不記得妳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你覺得我怎麼樣?」

糕糕:「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啊?我記得我看到你,還有你旁邊的女孩子,我覺得你們看起來好像很開心,應該會對我很好,我會被你們照顧著,所以就很希望你可以帶我回家!



大哥:「啊⋯⋯對,我旁邊那個女孩子,那就是我前前女友,我當時跟她一起去寵物店看到糕糕的,時間也過了好久了,中間我曾經情緒比較不好,曾經對糕糕比較兇⋯⋯。」

大哥的話還沒說完,糕糕就馬上輕聲安慰說:「大哥有時候說話是很大聲,摸我拍我也很大力,我以為是在跟我玩,但後來有幾次真的很兇很大力,我確實是有嚇到,可是那沒有關係呀,我現在都沒事了,而且雖然你有時候講話很大聲,我反而聽到你的聲音很安心,只要不要是罵我,我看到你也是很開心呀,而且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跟工作人員(指麥可)常常聊天啊,他有提到媽媽、有提到弟弟,也有提到你啊,他說你也有比以前進步一點了,我聽到的時候就比較放心喔。」



大哥哽咽地說:「還好這麼好的貓咪,在最後那段時間我也不曉得要怎麼反應,但是我弟他當機立斷地說,不想讓糕糕受那麼多折磨,所以就沒有再做太多侵入急救,讓糕糕離開了,現在糕糕很舒服,或許這樣真的是很好的選擇啊,糕糕不會那麼痛。」



後來我們有稍微聊一下糕糕火化後的一些細節,半小時的溝通就結束了。

整個過程中,糕糕都是很自在愉快的,這真是深深撫慰了原本十分捨不得糕糕受病痛折磨的家人們的心。


希望這篇小小的溝通經驗,可以讓許多毛孩的爸媽們稍稍寬心,明白我們可以輕輕放下,病痛已消失,不再折磨毛孩了,也不用再讓病痛存在我們的心裡了,因為,在肉體過往之後的世界,是安康自在的一方。





延伸閱讀:2016年服務




1 則留言 :

  1. 我很感謝拉綺的協助~~~~而且寫得很生動~~~

    讓我知道我們家糕糕如此細心~~~~而且又很自信!!!!! 謝謝拉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