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

「書」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二)幼年時期

接續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一)有樹木的風景


本篇進入幼年時期(出生到上小學之間),這部分可能由於比較具體,所以許多分析顯得更有趣,仍先節錄一些書中的句子:













































這個部分是描寫孩子在幼年時期可能會發生的狀況,以及父母的疑問。




其中第二篇「我非常討厭帶小孩,該怎麼辦?」,裡頭提到一個故事是這樣的,有位媽媽產下早產兒,醫生護士等都十分盡力搶救,但是這位媽媽卻顯露出漠不關心的感覺,讓許多參與的醫護人員都覺得很反感,認為這位媽媽太沒有責任感。


剛好這位媽媽在醫院中閑晃時,遇到醫院裡的臨床心理師,攀談之下不斷表達:「其實我本來就不想要這個孩子」、「這孩子不如死了算了」之類的話語,所有聽過這位媽媽這樣發言的人都對此感到十分憤怒,甚至斥責對方,認為她不僅現在是,未來也會是十分糟糕的母親。


但這位臨床心理師只是專注地讓這位媽媽宣泄心情,很棒的是,當這位媽媽傾吐完之後,情況就會漸漸改觀,開始訴說:「雖然曾經說過那些話,但是看到孩子這麼努力,我也很於心不忍啊⋯⋯」



這故事很有趣,因為人的心理很有趣,這位媽媽(或許多早產兒的母親)其實多是憂心又愧疚的,害怕「自己竟然生下這樣的孩子」、「孩子出問題的話該怎麼辦呢?」這種忐忑不安的心情會形成遮罩,出現自己的孩子並不是親生骨肉的疏離感,不過一旦有人願意專心面對媽媽心裡的負面情緒,反而有可能間接引發正面情緒。


這就好像佛家所說,人都有自性光明,只是被煩惱塵埃遮染,如果能清理或轉化這些塵埃,光明本性自會顯露,同樣的,光的課程也是在做同樣的事情,當我們不斷清理較低層次的雜質,就可讓內在本質發光,所以都是同樣的道理:壓抑負面情緒不僅無濟於事,也無力帶動正面情緒,不妨坦然接受所有情緒,好好讓自己感覺,別再阻斷內在流動。



且大部份的人在受傷的時刻,往往會不由自主地訴說,不管是悲傷的、無聊的或回憶的任何事情,只要有機會就會不停說話,因為透過不斷主動或被動地傾吐言語,人才有更多重構的機會,這是非常重要的復原過程,所以有效談話的功能不僅僅是助人抒發而已,這也是同理非常重要的一點。


所以如果我們有機會成為朋友、個案傾吐的對象,也應該了解到,自以為正義的教訓其實只會讓對方的負面情緒更為壓抑,反而難以帶來改變,甚至更加混亂,這感覺就好像,就算是在對方已經混亂的違章建築上再架構設計精美的房子,也一樣是違章建築,甚至會更危險。


河合聿雄與作家小川洋子曾出過一本對話集《活著,就是創造自己的故事》,當中有一段是這樣:


小川:拜讀老師的作品,有一件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您在書中提到,京都國立博物館內負責修繕古物的人,在修理布的時候,如果要添上新布,當新布比舊布更牢固,反而會造成破壞,所以新布和被修繕的物品之間的力量關係不能有差異。

河合:是呀,這事非常重要,通常助人者都很強悍。

小川:他們這麼做往往是出於使命感。

河合:但受助者往往會受不了,只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才能在這種時候和對方保持相同的力量,從事我們這種工作,無論任何人來到我們面前,我們都得配合對方的強度,因為會有各式各樣的人上門,有老人,也有小孩。


這一段則更清楚地顯現同理的本質,與重要之處。


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但這樣做往往是存在高風險的,不如懷著愛,專注地傾聽。





待續⋯⋯



延伸閱讀: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一)有樹木的風景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二)幼年時期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三)新芽時期:小學時代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四)嫩葉時期:青春期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