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2日

真正的情緒是什麼?



很多時候我們總被告知:「向內觀照自己的情緒。」這確實是改變許多面向的起點,
因為一旦能捕捉到真正的情緒,也許就能找到支點,深入理解形成情緒的原因之後,
便是我們認為已然固著的情緒觸發反應模式,也能夠改變。





先不討論向內探索會出現的諸多狀況,因為在觀照真實的情緒之前,可能就會先面臨
到兩個棘手的問題,一是對真實的抗拒,二是情緒轉換的詭計。其實這兩個問題可以
化約成同一個,因為兩者最明顯的差異是表現的深淺不同,但彼此又具有連動關係。






對真實的抗拒指的是「無法接受情緒」。比如我們應該都曾看過一種例子:有人叉著
腰怒氣沖沖地大叫:「我沒有生氣!」這種身體語言和口頭話語不一致的狀況通常來
自於無法接受,「無法接受」往往代表自己具有「怎麼可以」對這種事情、「怎麼可
以」在這個人面前、「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生氣(或難過悲傷掉眼淚等等)的懊惱
與內在衝突,而這麼多的「怎麼可以」就是否認的表現。

 



情緒其實也是種動態能量,但我們假想每個情緒都有它的指數,也許是從0100
一旦其中有項情緒指數開始攀升(尤其是所謂的負面情緒),我們很可能就會選擇壓
抑來降低指數,而壓抑的原因往往是來自「否認」,但到底為什麼要否認呢?最常出
現的原因是:「我們從小就被教導,有這些情緒是不對的。」例如一個孩子的物品被
弟弟妹妹搶走了,這個時期原本就很強的佔有慾遭受刺激,就會出現憤怒的情緒,但
父母可能會跳出來要求這個孩子不能生氣,若孩子無法馬上收起怒氣,可能還會遭受
懲罰。於是我們漸漸習得:否認並壓抑情緒才是受人喜歡的方式。久而久之這就會變
成為我們面對情緒的模式之一。





 

但如果我們希望讓攀升的情緒指數下降,就得用反向的能量制衡,比如面對怒氣,我
們制衡的方式常是繃緊肌肉、呼吸變得短淺等,這是生物處於備戰狀態時的身體本能
反應,但我們又被教導不能真的起衝突,於是在遇到這種讓自己感到憤怒的情況時,
會出現情緒、頭腦和身體不一致的狀況:情緒上非常憤怒、頭腦認為不該憤怒但身體
卻無法隱瞞地洩漏了憤怒的情緒。





 

如果我們不能了解情緒的正面影響力,只一味壓抑所謂的負面情緒,讓情緒、頭
腦和身體一直處在不一致的狀態下,不僅會讓這些情緒無法釋放而深藏在肌肉深
處,久了也許會形成某種病灶,甚至就像長期酗酒的人會對酒精麻木一樣,壓抑
情緒也會讓我們對情緒感到麻木,一旦麻木,輕則根本分不清楚現在的情緒到底
是什麼,而形成現在討論的「對真實的抗拒」的一種表現形,重則會出現許多上
癮的症狀,也就是必須得到另一些外在的刺激,才會有「原來自己還活著」的感
覺。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許多人長期處在緊張、脅迫等充滿壓力的情境,長期壓抑之下而造
成情緒麻木的狀況時,常會出現咬指甲的行為,一方面是讓沒有出口的情緒能量藉由
這種方式得到抒發,另一方面是,只有咬指甲帶來的痛楚刺激,才能讓他有還活在這
個世界上的存在感。

 






再回來情緒轉換的詭計,這指的則是「無法面對情緒」。無法面對和無法接受的源
都是否認,但無法面對是更深層的否認,「惱羞成怒」就是很好的例子。

 





「惱羞成怒」的原因是,與羞愧相比,憤怒不僅不那麼痛苦,甚至還會因為憤怒的外
放、提高的音調和緊繃的肌肉等等,覺得自己很有力量,這比直接面對羞愧的情緒發
現自己的軟弱還要來得輕鬆許多,至少不用痛苦萬分地承認原來自己無能為力。

 





所以可以這麼說,情緒轉換的詭計也是種名為否認的保護機制,運作的方式是我們會
本能地用一個比較平淡,或用一個讓自己感到比較安全、有力量的情緒,去取代那些
相對更痛苦的情緒,而所謂更痛苦的情緒,其實大多植基於「羞愧」。

 





為什麼大多是植基於羞愧呢?在《如何安慰內心小孩(上)》一文中曾提到:



人類的孩子在自然界裡面非常脆弱,需要受到保護的時間最長,所以在我們一降臨到
這個地球就自動運作的自我中心和理想化等心理機制,可說是需要被保護的這麼長的
時間裡,最好的禮物,因為這兩項機制可以讓我們自然地理想化父母,甚至將父母「
神化」,認定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就算遭到任何心理上、情緒上甚至身體上的
傷害,也會壓抑自我,承擔所有來自父母的責難,把所有的錯誤都歸咎於自己。這樣
的做法對孩子來說,才是最大的保護,不僅保護自己在心理上的安全(確保父母是神
的信念不會被攻擊),也免除了死亡或被遺棄的恐懼。





 

這段所指的「壓抑自我,承擔所有來自父母的責難,把所有的錯誤都歸咎於自己。」
就是產生羞愧的成因,而一旦羞愧還未能清除,在心裡頭生了根,將會對自己所產生
的諸多情緒都感到羞愧不安,因為羞愧實在是黏性非常強的一種能量,遇到什麼都會
想沾上去,所以我們內心深處可能常常會出現這樣的聲音:「天啊!我竟然會這樣大
笑,大家都在看,好丟臉啊!」、「我為什麼會氣成這樣啊?真是丟臉到家了!」、
「竟然在這種時候哭了,真沒用,丟臉死了!」也因此,我們幾乎將「接觸情緒」
和「羞愧」畫上等號,所以接觸情緒變成了一種苦差事,於是每當要面對對我們
有威脅性的情緒時,我們就會本能驅動否認的保護機制,挑選一個不那麼痛苦的
情緒當做轉換器,讓自己好過些。







情緒轉換的詭計不僅隱藏了真正的情緒,還做了一層保護,讓我們離真正的情緒更遠,
所以如果我們只停留在淺層的情緒來探討,就很有可能會越走越偏,而一直搔不到癢
處,一直處於不知不覺中。解決的方式不是特別難,但需要許多耐心,也就是:盡力
去找出那些會讓你浮現相同情緒的情境中,有哪些同質的狀況或誘發因素,或更直接
一點,到底是引發哪種記憶,讓自己會覺得如此羞愧又不安,於是得用這種方式保護
自己呢?





 

所以再說回來一開始的疑問:「我們該如何向內關照真正的情緒呢?」

 





我的做法是,一旦有情緒,那就允許情緒出現,畢竟情緒也是一種能量,而能量之
所以存在,必定有它的道理,至少我們不能在還不清楚它存在的理由之前一味地否
定它,但最重要的原則是:保持一絲理性不讓這些情緒帶來破壞性的影響,還有,在
情緒過後,記得去探索為什麼會有這些情緒出現?我想,如果能明白以上兩個否認的
運作模式,應該會為探索帶來一些深度,只是也必須坦白的一點是,這條探索的路上
夾雜著好多好多不知道源頭的諸多妄想、困惑和任何情緒,所以我們不見得找得到解
答,但至少可以因為理解而變得更輕鬆,也更清明。

 





附註一:本文意不在探究情緒的對錯,因為每種情緒都是一個人所屬生命歷程的痕
    跡,而生命歷程本身就不具對錯的。





附註二:舉了很多以憤怒當模型的例子,主要是這種能量十分鮮明,實際上可以代
    換到任何我們無法直接接受的情緒上。

 



 

 


3 則留言 :

  1. 我覺得很淺顯易懂~謝謝你的講解與分享:)

    回覆刪除
  2. 聽到妳這樣說,好開心啊!謝謝妳!^^

    回覆刪除
  3. 有的時候在追朔自己的情緒起因和源頭
    但已經遺忘了那個為什麼壓抑的起源
    只記得應該壓抑,或是應該隱藏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