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3日

但有言說,都無實義

許多發生在生活中的體會是不可說的,意思不是我有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找不到語言文字來形容它,因為一說就錯,越說會越遠,尤其這些證道的過程並不是一言一語堆砌出來的文字悟道,往往只是某個事件的一瞬間讓我打通了思緒,或跳躍著一口氣連通,而這一瞬該怎麼描述哪,我想又更是不可說了。

  我總覺得語言文字真是又精妙又粗糙的存在,「但有言說,都無實義。」(《楞嚴經》)大約就是這個意思,說出來的一切都是假的、錯的,寧願無言。  


所以我最近常常文章打了又打,刪了又刪,加上臉書實在很好用,短短幾句話也可以寫上去,就又更不知道該怎麼寫文章了,然後索性繼續看書寫信。  

我的好友前幾天跟我說:「常常都不知道要不要跟妳講話,因為我都感覺妳好像掉到宇宙的漩渦裡,就算叫了妳,妳抬起頭,看到妳眼中的平靜深邃,也覺得妳好像要好久才有辦法醒過來。」當然她形容得讓我以為我是漫畫中的女主角,眼睛裡面還裝星星(看錯重點),這是有點誇張了,因為我還不是那麼平靜的人,只是不知道該講什麼的時候的確可以安靜放空非常久,硬要開口也只有冷場的份,可一旦讓我想到什麼想說的,卻也能滔滔不絕一整晚,真的遇到這種狀況時,我想好友也只能在心裡嘀咕:「早知道就不要跟她講話了。」 


1 則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