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2日

如何成為治療師?

我絕大部分的時候仍真心覺得自己是麻瓜,也過著平凡麻瓜的生活,頂多在目前僅剩的時間裡多看點書、上些課,有緣做個服務如此而已,雖然實際上若真由修行的眼光看來,這也很好,但我覺得很有趣的是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人問我:「如何成為治療師?」我通常都會先好奇地反問:「為什麼要當治療師?」 





  也許想成為治療師是時間自由、報酬取向或內心渴望等,每個想法都是很有趣的過程,我也都曾走過,但我現在的體悟是:並不是去成為一個治療師,而是自然地自我療癒於時時刻刻。  



 治療並不只是一種技巧或技術,它固然有專業的內涵,但最重要的仍是「治療師」所提供的能量頻率,而且是解決問題的頻率。解決問題的頻率指的是,當「治療師」走過深層的情緒或生命課題,並得到轉化之後,這個內在的過程就會成為很好的意識經驗與治療養分,並散發出一種特殊的能量場,所以真正的關鍵在於:「治療師」的自我療癒。 



  一個擁有自我療癒意識並真正落實的人,就算不是「治療師」,也會是「治療師」。 



  我們的靈魂在光中已然「知道」很多,但「經驗」得太少,所以來到此生,為的就是經驗,畢竟意識上的知道與經驗過後的了解是有很大程度的不同。



   曾經在某個機會與一位年輕的研究生談話,她說到:「我現在學習這些靈性課程,都是作為以後職業的考量。」我事後對這句話有許多複雜的情緒,很大的原因是來自於以上的認知,心想:為什麼可以把療癒當職業?療癒別人這件事情真的可以當作一個只用金錢做考量的職業而不是以能量與愛來交流的志業嗎?而這麼年輕順遂的生命可以帶來什麼療癒、給人什麼支持和意見呢?她有試著《做好人間事》了嗎?雖然功課做不完,但有沒有做到一個程度?還是一樣藉著靈性來逃避或漲大自己呢? 



   我有緣服務到的個案中,有很高的比例是和母親之間的關係亟需療癒,會有如此因緣其實不無道理。  



 兩年前我有一個我自認為完全不可能達成的願望:「與媽媽輕鬆愉快地談天說笑。」我們很少聊天,也很少講電話,倒是常常起衝突,不過衝突的時候我們兩人都是默默生氣而已,也不是正面衝突,如果會正面大吵的話,也許我們還會有多講一點話的機會,但我們沒有。不過,我在一年多以後達成了那個望,我和媽媽現在是常常欲罷不能,或開心大笑或真心分享地講手機也可以講上小時。



   那一年多的日子裡,我並不是施了什麼魔法,而是真真正正踏實地過我的人生,從一天一天的進修中一點一滴提高自省和覺知,而後自然而然地就變成這樣了,也許是我變得有自信?也許是我創造了平靜氛圍?也許是出現了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頻率?也許是機緣?無論如何,在我選擇做好第三次元的人,純真地來經驗一切我該遇到的經驗之後,種種事情的「標準答案」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但在面對和我有同樣功課的個案時,這卻極其重要,因為我不用心虛地精神喊話或進行空泛的知識分享,而是可以透過我的生命經驗,讓彼此知道我們絕對有力量一同度過。 



  我遇見許多靈修者則是困在術法的一邊走不出來,尤其是年輕的靈修者更常有這種現象,或者該稱他們為「能量追逐者」而非靈修者,因為他們大多是沉迷於術法、靈通力的威力當中,同舊文《修行的念本身就是個問題》中提到的,上了兩堂課就沾沾自喜,未確認接通的對象是高頻或低頻卻驕傲地說自己會通靈,不曉得也該花時間專注於人生經驗中,培養心性和知識來建構更穩固的基礎與場域,只是常用「自以為是愛」的方式來「療癒別人」,而非療癒自己,一味地逃避人間事,卻教導別人要做好人間事,這豈不是本末倒置?令人很難不為個案憂心。



   憂心?



   我想到這邊,我知道我錯了,而後我放下,也祝福。  


3 則留言 :

  1. 言之鑿鑿,情之切切,從最近的文看來,你也虐自己虐得不輕。

    回覆刪除
  2. 每次做SRT或任何靈性療法,都會發現我的確很容易沉迷於自虐和虐人的樂趣中
    趁這這一兩週把以前堆很久的待寫清單和沒尾文做個了結,整理一下思緒。

    回覆刪除
  3. 看完不由得想來按個"讚"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