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2日

真正的天使教我的事(上)

國一的時候,我就讀的班級裡,剛好有許多同學的家庭環境不是那麼好,有一定比例的同學的家庭環境甚至是複雜的,而班上剛好有兩大巨頭,一個是男生,一個是女生,就是所謂的大哥、大姐。其實回想起來,當時班上的大哥和大姐似乎也沒有像現在新聞中常出現的讓人匪夷所思的學生事件那麼乖張,只是據我所了解的,他們每天放學後其實是會到一些結集地做一些事情,到很晚才回家,但家庭結構都不健全,似乎是回家之後也常只有自己一個人,至於詳細是什麼情況或到底是到什麼集結地做什麼事其實我也不清楚,因為我沒有多問。





 回想起來我覺得我實在很幸運,雖然一般的認知是班上學業成績比較突出的同學容易被欺負,但儘管我每次都恰巧是班上的第一名,卻也從沒被欺負過,我甚至不清楚為什麼這兩位大哥大姐還對我莫名地好,即便我幾乎不跟他們講話的。 



這兩位大哥大姐是怎麼對我的?舉幾個例子: 




常常下課的時候要去上廁所卻被圍住,因為班上的大哥夥同一群人在廁所揍人,在外面把風的小弟小妹要我們別進去的時候,大哥遇到我卻會畢恭畢敬地問我有沒有聽過劉德華的新歌,還說他有買新專輯如果我想聽的話可以借我歐;而在班上同學被勒索的狀況層出不窮,還有同學一來學校就被大姐翻書包搶走當天要交的三百塊便當費的時候,大姐卻客客氣氣眼睛還不敢對上我且看起來有點緊張又想裝無所謂地一邊嚼口香糖一邊問我:「妳身上有一百塊嗎?」我直接說:「我沒錢啊。」大姐似乎鬆了一口氣地笑了一下:「喔,對不起,打擾妳了,那妳要不要喝飲料?沒帶錢我請妳啊。」我當然拒絕了。 





還有一次是這樣的。在那個年紀的學生往往很愛用語言包裝自己,而髒話更是可以立即生效讓自己看起來很有力量的一種神奇語句,再加上當時班上的氛圍,髒話滿天飛應該是不難想像的事情,甚至許多人講髒話是比分貝的,越大聲越厲害一樣。有天我也忘了自己為了什麼事情心情不是很好,我想大概又是數學老師在催每周成績的緣故吧,這是當時身為數學小老師的我感到最頭痛的一件事情,因為我對像登記成績這種鎖碎的小事實在很沒有耐心,即便它是三五分鐘就可以做完的事情但我就是完全不想開工,所以每到星期五,我就會陷入找考卷登記成績的焦慮,總之就是在心情不佳時又剛好聽到大哥罵了句震耳欲聾的低級髒話,讓我生出莫名的怒意和勇氣轉過去瞪著他說:「吵死了你可以不要再講髒話了嗎?」記得後來那節課異常地安靜,完全沒有人像以前上課一樣會講話,安靜到我要時時往後瞄,看看大哥是不是要派人偷襲我報復我,結果沒有,而後來班上一有人大聲罵髒話,反而又會被大哥幹譙說怎麼可以罵髒話。 





看到這邊也許很多人會猜是不是那位大哥喜歡我,所以才會對我如此客氣,其實不是的,因為當時我有心儀的對象,而且我們還互有好感,且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而這位大哥也時不時地想撮合我和對方(以得到我的歡心?),但因為我和對方都還很單純,就一直曖昧著也沒發展就是了,如果是現在談戀愛年齡一直下降,國小就不知道換過幾個男女朋友的時代,恐怕就不一樣了。 





總之我就在一種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受到大哥大姐的青睞,很安穩地在班上生存,不過因為當時的我還是覺得這種情況太過詭譎,所以其實很少跟這兩位大哥大姐講話的。 





同時班上有個女孩子,她的反應不是很快,學習成績總是墊底,班上有很多同學,不管是男生或女生,常拿她的外表和成績等等當笑柄,後來進而不斷欺負這個女孩子,用現在的名詞來講,就是霸凌。 





印象中班上有許多同學仍是「看大哥大姐的臉色過生活」,不然就是像我一樣比較低調地上學放學,與他們也沒有太多交流,但一直到有人發現到每當這位學習遲緩的女孩被欺負的時候,大哥大姐總是笑得特別開心,就開始有些同學前仆後繼地搶著霸凌她,只為了博得大哥大姐的歡心,似乎只要這麼做,自己就可以得到免死金牌一樣。 





回想起來這位女孩實在是很乖巧,雖然她也是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也很認真地想把事情做好,但後來的她幾乎是她說的每句話做的每件事甚至她只是把便當吃完而已都可以被當作笑料來講,經過的時候三不五時打一下她、一堆人同時拿錢要她當跑腿買東西、偷走她的課本或是在她的食物裡加料也是家常便飯,所以她後來常常哭,哭到比較低調的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一些比較調皮的同學則是嘲笑她的哭聲真難聽。 





事實上這種班級內的隱性結構若是由老師利用權威來插手的話,一旦處理不當,往往會將情況更加扭曲,但身為同學的我並不知道該怎麼辦比較好,只是有機會就站在她旁邊,或是分組的時候把她拉進來,至少感覺上我在她旁邊的時候,這些頑皮的同學比較不會想對她做什麼事。 





有一天中午吃完便當,過不久就是要睡午覺的午休時刻了,在這個短短幾分鐘的空檔,大概是幾位調皮的同學吃飽了也沒事情可做了,就把矛頭轉向這位女孩,把她的書包從樓上丟下去,沉悶的觸地聲伴著匡啷喀拉的聲音也許是鉛筆盒等什麼都散落一地了,接著是把她的桌子椅子全拉到教室外面還擋著她不讓她拉進來,女孩子一急之下哇地開始大哭,但我說過她畢竟是很乖的女孩,哭的時候也只是站在原地用手遮著臉哭著。





 那兩位大哥大姐在教室後邊晃著笑著,幾位欺負她的同學笑得更大聲,多數的同學則是趴在桌子上沉默地等午休的到來,包含我。 





只是那個哭聲聽起來真的讓人也傷心起來,因為那是很單純地只有對自己的遭遇感到挫敗但是沒有夾雜怒意的哭聲,也就是這個女孩很神奇地竟然沒有對他們感到生氣,只是對自己的東西不在原地讓她無法好好午休而不知所措。 





也許是忽然了悟到這種事情,讓當時的我為這些還是在笑著的同學感到非常難過和憤怒,於是憑藉著心裡忽然衝上來的一股怒氣和激增的腎上腺素倏地從位子上站起來,很快地走到最常欺負這位女孩的男同學的位子,一腳踢翻他的桌子同時抄起他的椅子直接往教室後頭砸去也抓著他的書包從教室裡頭直接拋到外頭又是一陣匡啷喀拉。 





全班的同學都安靜地停止所有的動作看著我,其實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收尾,只是惡狠狠地瞪著也沒了位子的男同學說:「你不要太過分。」然後就回到位子上趴著了。 





只是那股湧上來的憤怒並沒有消除,一直在身體裡面衝來撞去地找不到出口於是手腳一直抖,心跳呼吸都很急促,所以整個午休我也睡不著,就只是看著窗外無聲地掉眼淚。 





後來沒人再欺負這位女孩子,班上也幾乎沒什麼人罵髒話,至少我在場的時候是這樣的,只是每次這位女孩她用像看著天使一樣的眼神看著我這位假天使,並露出正牌的、純潔無瑕的天使笑容,好像想謝謝我什麼的時候,我一點也不敢看她,我愧疚地覺得,要是我早一點這麼做,說不定她能更快樂一些,能早一點有這樣的笑容。 





沒幾個月後就是二年級,我們就分班了,大概是學校大,我也很少走出教室,之後就很少看到這些同學和這位女孩了,除了一次意想不到的相遇。  待續...



 延伸閱讀: 真正的天使教我的事(下)

6 則留言 :

  1. 看著看著我就有股想落淚的衝動 QQ

    回覆刪除
  2. 真的沒想到!!  拉綺和我一樣翻桌過 XDDD
    很多時候我們選擇在心裡咒罵或催眠自己 來逃避一些讓我們感到難過痛苦的事 
    但小時候那股毅然決然的正氣 與行動力 才是真正能撼動人心的\"作為\"  
    我願能將那份勇氣再度展現!!

    回覆刪除
  3. 沒想到拉綺妳這麼猛耶~!!
     

    回覆刪除
  4. 妳這麼瘦也翻得了桌嗎?真是太厲害了!看來妳那時候應該是真的很生氣喔!^^"
    是啊,我都會覺得,如果每個人只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感嘆世態炎涼,但什麼都不做,好像也成為唄感嘆的其中一員了。至少在有智慧的判斷下去幫助人,也是很好的積福方式的。

    回覆刪除
  5. 我小時後就在田裡面跑來跑去的,上個學也要騎很遠的腳踏車,赤腳奔跑啊爬樹啊對我來說都沒什麼的,超野的哩,翻桌小case耶

    回覆刪除
  6. 這世界真的是好多世界構成的,想到的確難免會心酸...
    只把自己顧好而閉眼不看外面的世界,並不是我的作風。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