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SRT心得回饋分享17.-神把我們從那個冰天雪地的世界,帶到新世界。這是愛。(下)

■ 細胞內的自毀程式

 Lach說,一時無法和解沒有關係,高我會繼續引導一些方法。她的靈擺轉了一陣之後,她說小孩的心思很單純,他不會去理解「大人的理由」;小孩會把父母離異當成是自己的錯,一定是因為自己不夠乖、不夠好,媽媽才會丟下自己。甚至男孩讓自己讀高學歷,認識了那樣有意思的R,這也都是為了平衡母親帶來的童年陰影;他奮發向上,滿心想證明自己。那種被遺棄的經驗,他絕對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但是,也正是因為這樣,妳把爸爸和媽媽的負面情緒都攬到自己身上。自我懲罰、要求完美、稍有不如意就認為是自己不夠好造成的,這些都變成了一種習慣。」Lach說:「我們的細胞會紀錄了三代的情感,而妳的細胞內就有這些創傷記憶所造成的自毀程式。這一世、前世、再更上一世,其實妳處理這個課題很久了,前世的媽媽只是加重了妳這方面的問題。」

 Lach此刻說的,就是我寫在筆記上,但還沒向她提起的、也想在今天處理的問題。這幾年來,我真的是自厭自棄到讓人很不耐煩的地步。

 Lach說我的氣場低迷,這種負面能量特別集中在下背部、心臟和肌肉。之所以會集中在下背部,是因為那裡是一種「支持」與「連接上下」的象徵;這部分有壓力的話,在現實生活中容易遇到現實與理想的衝突。經常的,事情在快要完成時,我會突然看到缺陷、感到絕望,從而導致整個結果不佳。又,我把心思放在別人身上比放在自己身上多,一句話,不在乎自己。之前的確曾有氣功師告誡過我,假使我繼續討厭自己,身體就會愈來愈差,該治得好的病也會變得治不好。

 沒想到,從前世母親開始的話題,現在已經循線追索到我的身與心的病根。



■ 地位優越的前世

    我感到有點熱,但不是燥熱。這很像氣功師在幫我調理火氣時,會感受到的那種溫熱。Lach的靈擺得出一個數字,那似乎是某本書的頁數。她翻開那本書,又測出高我希望我閱讀的段落。我接過書,先瀏覽了前後文,沒什麼特別感受;但一讀到Lach指定的那段,便有種腦袋被敲一下的感覺。

    那是光的課程教材中的某一段,大意在說有些人歷經了達權顯貴的幾世後,便產生了權力與地位的課題。他們會有相對的困乏、資源較少的下一世,為的是真切的瞭解到,人其實並不需要依附權位富貴。

    Lach問我有什麼感覺?我告訴她,我一直到國中之前,都有個很好笑的念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貴族。當然我的家庭是平凡的,親戚也是平凡的;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自有一套「做作」的規矩,還因此經常教訓我妹妹吃飯和言行的禮儀。

    Lach說,我有在上流階級生活的前世,所以這一世也會延續那樣的認知。「那妳覺得這段文字要告訴妳什麼?」Lach問。

    我說:「這大概是要我在匱乏中學習。以前我理所當然地得到和擁有的東西,現在都很遙遠了。我要學習獨立自主,瞭解人的價值不需要依賴那些外在的東西,我能創造自己所需的。」

    Lach點頭,或者說靈擺「點頭」。看來我的理解大致無誤。  


■ 與神連結的困難 

Lach繼續在她的圖表上進行各種測量和解讀。一會兒她抬頭說:「妳跟神的連結不太穩固,妳對神有懷疑和排斥。」然後又低頭繼續工作,她似乎在請問需不需要更換高我。結果是不需要,目前我的這個高我,有很高靈性意識,能勝任今天要處理的所有問題。

Lach說,我是個老靈魂,有高度的靈性;我已經用了好多世在歷練靈性的修為和概念。所以,我這一世會接近靈修,乃至周遭不乏有志同道合者,這都是有因緣的。我對神的不信任感,有一部份和靈魂創生時的條件有關。新生的靈魂會隨著創造者和所誕生的那個次元世界的條件、特質而不同。換言之,我的靈魂在「出廠」時,就具有「懷疑精神」。

雖然我覺得今天真是一口氣講完了半年份的「夢話」,但還是對Lach說了這個夢。

我曾做過這樣一個清晰的夢。在夢中,我和一群「人」(應該說神怪比較貼切)站在山頂,忽然間,有尊巨大的觀音菩薩從山谷底升起。菩薩的容貌莊嚴美麗,十分動人。眾人見狀,有人開心的拍手叫好,有人則就地頂禮。我的反應卻是轉身離開,走到其他地方去。

「我醒來後,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不解。但那個轉身離去的情緒,卻很深刻。後來我做過幾次類似的夢,有時是觀音菩薩,有時是地藏王菩薩。」在夢中,我老是無法率直的跟隨或頂禮菩薩,我心裡有很多「OS」。

    Lach說,在夢中菩薩會那麼巨大、清晰,就是有訊息要傳達。她請高我清理我與神連結的障礙能量。接著,她解讀了一段話,大意是人內心的渴望,有時是希望自己能更好,但有時就化成了執著。神和人不曾分離,是人的心產生了分離感。在菩薩眼中,分離、疾病、限制都是虛幻的。菩薩與我並無分別。既然我是菩薩,菩薩是我,那我自然有能力治癒自己與他人。這就是愛。

    她在說的時候,我有點分神。因為我想起了一個常在內心上演的情節。做為細胞擁有「自毀程式」的人,有個「我」在遇到挫折時,便會在心底搗亂、任性的大喊:「祢說祢愛我,那證明給我看啊!說到底祢只會隱藏,然後丟下我一個人面對殘酷的現實!」然後,我會感覺到一種不溫不火的聲音,它通常是這麼說的:「我在妳這裡,我們沒有分離,我愛妳。」

    這是幻覺也好,是某種內在神性在對我說話也好。我明白Lach說的,所以我也是一直期待著契機,希望與神和解的美妙時刻終能降臨。



■ 壓力的來源

    不知道Lach是否抓到了什麼,她說既然我有所理解,高我也表示確實可行,我們來送走前世的母親吧。

    我不懂她正在進行的事(Lach按:此時進行的方式仍是SRT的範疇),但感到眼前亮了起來,身體和心情變得輕快,就像剛烘乾的衣服。我忍不住對她說:「原來附加靈離開之後,我會如此輕鬆!」


    Lach接著拿出奧修禪卡,讓我抽一張。我抽到「壓力」,不禁覺得今天抽的牌都太「誠實」了。


    根據解讀,這個壓力和學校有關係。辦公室裡存在有負面的磁場,關於不快樂、殘忍、嫉妒、憂鬱、批判、有人對負面情緒上癮。而我因為老覺得自己不配得、感到被遺棄、對自己專橫,所以氣場很弱,容易被這些外在的負面能量影響。我該做的是把心放回自己身上,從關心身體、能量或飲食開始;我可以發揮更大的創造力,並從中得到自在和自由。



■ 尾聲
    Lach要我站起來,她想進行一個能量修補或淨化的小活動。我閉上眼睛,一會兒就「看到」瀑布。嘩啦嘩啦,有水聲,有清涼感。我對自己的想像力一向很沒輒,最近都傾向採取「容忍共存」的態度。既然感覺到瀑布了,那就正好體會一下「淋浴」的感覺。

    小活動結束後,Lach問我覺得如何。我老實的說感覺到有瀑布,「因為很舒服,就站著享受了一下。」她漂亮的眼睛看起來有點驚訝。她說剛剛就是向菩薩借了能量做沖洗,自上而下。

   Lach拿了一副獨角獸牌要我抽。我抽到一張空行的飛馬,它的意思是「開始」。這些牌今天都很給面子,平時我老是抽到一些很難解讀的;但今天就既順利又應景,在完成SRT時,就抽到一張代表完成與開啟的牌。


在完成最後的一些清理程式後,Lach又拿出開悟卡讓我抽。我抽到「Child of God」,它的意思是「恩典」。她讓我自己試著解讀。我本來應該可以有更美好的詮釋,但某種根深蒂固的彆扭,實在是很難跨越。只要遇到「神」,我都會變成傳說中的那頭牛(俗語道:「南京的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我說:「嗯,背後有個高遠的、支持的力量,把我從那個世界帶到另一個新的世界。新的世界寬廣、充滿生機,但對我來說也是陌生的。但陌生也是個好事,我可以自由的奔跑、創造。」

我這樣解的意思是,拐著彎抗議「那隻手」不把我「握住」,而是「放生」。Lach試圖做了點修飾,她說:「或者說,神把我們從那個冰天雪地的世界,帶到新世界。這是愛。」

我想她是對的,但在第一時間看不到愛,只看到「放生」,我真的還得再練練。

SRT的諮詢就在這裡開心的結束了。

謝謝Lach,感恩高我和菩薩,希望世間能少點悲傷,多點愛和幸福。


                                  END




延伸閱讀:

SRT心得回饋分享17.-神把我們從那個冰天雪地的世界,帶到新世界。這是愛。(上)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