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7日

深陷恐懼的人,需要的是什麼?

一個陷入恐懼的人,是脆弱的,不管這份恐懼是起自病痛,起自匱乏,或是起自任何一個外人看來也許微不足道但卻深深憾動他神經的事件。


而不管恐懼是起源自哪裡,如果你見到這樣的人,多些慈悲與陪伴,都是好的。




我曾經十分靠近死亡,在那段日子裡,看起來似乎平靜,但心裡時不時出現任何一種你可以想像得到(或你無法靠近)的沈重情緒。


我痛恨為何是我生病,我恐懼人生是否要就此結束,我捨不得我愛的人難過,我對還來不及和我的家人們一起步入自在感到悲傷,我對喵要陪我經歷這樣的煎熬感到歉疚,也對不明白我心裡的痛苦只會要我轉念甚至打落水狗般強迫我接受我就是因為心裡有哪缺陷就是因為我個性哪裡有問題才會遇到這些事情的人感到極度憤怒,我甚至有好時間拒絕再接觸任何有關靈性的人事物,因為我難以接受如此淺碟浮濫的光愛。


所以,那些情緒我都曾走過,我明白,我更明白智慧並非掛在口中的廉價光與愛或不分你我看似和平的擁抱,而是深刻的同理與陪伴。


所以,請不要對任何處在恐懼中的人行使沒有內涵的光愛與批評,尤其在不了解真相的時候,因為在這麼做的同時也泄露了你的無知與高傲。


而更重要的是,痛苦的人需要的不是這些,他們需要的東西,是會這麼做的你給不出
的品質。


又或者該問的是,面對恐懼又痛苦的人時,你是不是認不出那是神引領到你面前,希
望讓你看見的你與神共同創造的一面,甚至只想在他的面前高傲地展示你脆弱得不堪一擊的靈性知識,和無法看見真相的眼光?


會這麼做的人,總以為自己早已掌握真相,可惜的是,我一點也不相信這樣的人看得見真相,因為高傲是最強悍的眼罩,讓你只看得見你想見的,除此之外再看不見了。



真相是什麼?真相並非你的視野,而是神的視野。



神的視野穿越時間、空間與次元,在他的眼中,每個靈魂都是美的,而人的視野只在身前一方的好壞善惡。


所以,如果你期望領受真實的光與愛,企盼接近慈悲的真諦,請停止對身陷病痛的人
分析你自以為的病因;請停止對為了生活掙扎的人們訕笑就是他的心裡沒有豐盛才招致現下的匱乏;請停止對沒有接觸任何靈性思想但認真生活的人們炫耀你的靈性課程堂數和長階課程的級數並嘲諷他們只是庸庸碌碌的傀儡;更請停止攻擊任何處於情緒迴圈的人們。



否則,你不僅無法明白原來你所攻擊的都是你自己,以及神的化身,你期望擁有的慈悲、光愛或任何再有深度的道理,也都將只是你不堪一擊、不曾實踐、沒有生命的口頭禪,更不用提與你漸行漸遠的快樂。


何況,你憑什麼認為你有資格這麼做?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