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動物溝通回饋分享14.-只願信守不離不棄的承諾



 
適任與小枝

這是一篇拖了許久的心得報告,寫給幫我做動物溝通的Lach


  這篇網誌或許有點長,但是該好好寫篇報告,給Lach,也給小枝。

  





  家裡養了兩隻貓,蔡金枝跟蔡酷霸。

  酷酷是我回台灣之後,才養的貓咪,日常生活裡,酷酷看似與我較親,然而在我心裡,小枝的重要性才真的是其他貓咪永無法取代,因為她與舞蹈陪伴我走過人生最最冰寒苦痛的歲月,直到現在。

  



  與小枝結緣,是在花都巴黎。

  那時的我,彷彿一把為孤獨冰霜所包藏的憤怒之火,而在這冰霜之上,抹上一層濃重苦澀膽汁。為了讓一口氣能延續下去,日日得做好大努力,努力拉住靈魂,不往另個世界飄去。

  2000年,寒涼的雨夾帶蕭瑟秋風,巴黎街道鋪上一片片為人群腳步碎屍萬斷的落葉,望向灰沉沉的天,如一抹孤魂,飄盪世間,不知上哪兒尋找一絲人間溫暖。

  是該回家的,仍在街頭流浪,畢竟回到那如鴿籠的住處,不過讓茫然憂傷愈發無所隱藏。

  風風雨雨打身邊過,無特定目地的街頭漫步帶我經過一家寵物店,抬頭望進明亮溫暖空間,小貓小狗窩在裏頭,還有孩子的歡喜尖叫與情人甜蜜呢喃。

  我被光亮溫暖與熱鬧聲音給吸引進去,看過一個又一個寵物欄,哀憐小動物的不自由,卻又恣意讓動物的純真可愛溫暖取悅自己。

  特別吸引著我的,是一欄關著九隻一模一樣小貓咪的籠子,品種是暹羅貓,身形細緻優雅而修長,米黃身軀,黑色耳朵、臉蛋、四肢與尾巴,綴著湛藍珠寶般的明亮雙眼。

  多麼細緻優雅啊,這九隻長得近乎一模一樣的暹羅小小貓!

  不僅我發出這樣的讚嘆,籠子前同樣圍著幾個孩子,驚異地對籠裡小貓品頭論足。

  著迷看著這群擁有神奇湛藍雙眼的小小貓,忽地,一個更加纖細脆弱的迷你身影緊緊抓住我的視線──有一隻更小更小的小小貓,從籠子底鑽了出來,奮力穿過哥哥姊姊們,硬是擠到前頭,搖搖晃晃走向水盆,發了好一會兒呆,才開始張口喝水。

  喝完水,抬起頭來,茫然地望向欄外,喵喵叫了兩聲。

  呵!這隻小小貓真神奇!雖說長得跟哥哥姊姊一模一樣,然而身軀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二到一半,格外瘦弱嬌小,嬌滴滴又怯生生地,剛剛喝水,甚至讓額頭沾了兩滴水珠,短短頭毛糾成一球,欲發惹人憐愛!

  店員見我近乎看得入神,主動過來說:「哇,您看這貓咪的眼神,好似望向情人!請問您是對哪一隻感興趣呢?」

  看了一眼列在旁邊的貓咪販售價格,雖知沒那購買力,還是好奇地問店員:「這九隻貓咪怎麼長得一模一樣?好神奇喔!」

  店員說:「他們是同一胎出生,同個媽媽生的,有品種保證,所以一模一樣。」

  我問:「那為啥前面那隻貓咪特別嬌小,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二到一半?」

  他說:「因為母貓一胎懷太多隻,那兩隻特別嬌小瘦弱的,可能是在子宮裡,被擠到邊邊,營養吸收得較少。您剛剛問的那隻小貓是個漂亮小女生唷!長大以後,應該會比她哥哥姐姐的身形都更小,更加優雅細緻。」

  我再問:「啊?為何那隻小貓的尾巴好像比較短,而且末稍有些捲曲?」

  他回答:「那是天生的,可能是在媽媽肚子裡時,尾巴被壓到了。不過沒關係,這很正常,是特色!」接著提議要把那隻貓咪抱出來,讓我看看。

  我猶豫了一下,很怕抱了就放不下了,卻又沒那購買力。掙扎了好一會兒,誘惑依舊戰勝理性,我請店員將那隻迷你小小貓抱出來讓我看看。

  



  當那隻小小貓被放到我懷裡,驚慌地不知所措!動也不動地縮在我懷裡發抖,抖得好厲害,害怕地連叫都不敢!我心想,哇,是不是來自於人的溫暖對這隻小小貓來說,是一件非常陌生的事情?畢竟這是一隻在繁殖場出生,在寵物店當商品販賣的小貓呀!而商人又哪來時間給於商品一丁點溫暖與關心呢?!

  輕輕摟著她好一會兒,好不容易,小小貓不再發抖了,似乎開始適應人體溫暖,閉上眼,靜靜在我懷裡縮成一團,如一隻羽翼未豐卻在雨夜學飛的雛鳥,終於找著棲息地,嬌弱翅膀沾了點雨,聽著雨聲,於巢裡安歇,疲憊中,另有一份安心適意。

  我很願意一直這樣塿著她,一個在異鄉迷失自己的留學生,與初到人間的純真無辜小小貓,面對茫然未來,任由命運擺佈中,或許可以給予彼此些許溫暖。

  然而店員在旁含情脈脈望著我,期盼我為貓咪付錢贖身,直接帶回去!

  依依不捨又若無其事地將貓咪放了回去,對店員說:「貓咪真的好可愛!但實在有點貴,我回去考慮一下。」隨後小心翼翼地把這隻嬌弱的小小貓給放回籠裡。

  那隻藍眼小小貓突然離開人類溫暖懷抱,回到擁擠冰冷的為寵物龍,愣了好一會兒,花了幾秒鐘回神,隨即哀淒地望著欄外,聲聲哭起來!

  我不忍再看,迅速轉身離去。

  然而湛藍眼眸卻尾隨我進入夢境,那隻於人間迷失的小小貓,成了我當晚夢裡唯一的主題。

  



  隔天,忍不住再回那間店裡,若無其事地走來走去,就只為了偷看她。

  所有暹羅小貓依舊在後頭擠成一團取暖,只有那隻尾巴末稍略為捲曲的小小貓,離開哥哥姊姊們,獨自在門口罰站,頭垂得低低的,有氣沒力地聲聲叫著。

  我心生不忍,只覺這小小貓個性跟自己真像,情願離群索居,等待奇蹟發生般地於一地固守著。趁店員沒注意,伸手偷偷撫摸小小貓的頭,祝福她早日找到帶她回家且會疼惜她、善待她的好主人。

  離開寵物店,心裡依舊懸掛著那隻有著湛藍眼眸,瘦弱而孤獨的小小貓咪身影。

  心裡有股衝動,渴望帶小小貓回家!

  卻又自責:蔡適任,妳連自己都照顧得不成人形了,哪來能力好好照顧另一個生命呢?還是斷念吧!

  



  朝思暮想了幾天,衝動地再回店裡看貓,心想:這麼漂亮的貓咪,一定很快就會被買走的!我只想再多看她一眼,想跟貓咪說再見,在她離去前……。

  那天,是一位朋友陪我去看貓。

  沿途,他一直跟我說:「別再看了啦!再看,妳就會衝動地買回家啦!依據我對妳的了解,妳一定會衝動地想帶貓回家,到時我會攔不住妳啦!」

  我大發豪語:「鼻費!我已經決心不買了!只是想再看那隻貓咪一眼,跟貓咪說再見!我說到做到!而且我甚至沒帶卡也沒帶支票簿,就是因為決心不想花錢買貓!」

  怎知,人一到了店裡,看到小小貓一臉昏昏沉沉,看來非常不適應寵物店的生活,因為個子格外嬌小,時常被哥哥姊姊擠著,也不知是否曾吃飽過,竟然連路都走不穩,搖搖晃晃,讓人心生不忍!

  店員一看到我,笑臉迎人地自動把小小貓抱出來,送到我懷裡。

  我朋友在旁緊張地小聲說:「放下啦!不要抱了啦!看妳這個失魂落魄的表情,妳再抱,就不會放下,等一下就直接帶回家了啦!」

  小小貓一回到我懷裡,馬上緊黏著我撒嬌,抬頭望著我,緊張兮兮地喵喵叫,隨即緊挨著我的脖子臉頰磨蹭,好像很怕又被放回籠裡一樣!

  我朋友說:「這隻貓咪太厲害了!竟然來這招!這下慘了,妳一定會受不了,衝動地買貓啦!」

  望著那雙彷彿快哭了的純真湛藍眼眸,我轉身用法文問店員:「這隻貓多少錢?她尾巴捲曲,算是缺陷,可不可以打折?」接著再轉身用中文,豪邁果決地跟我朋友說:「什麼都不用再說了,卡先借我刷一下!」

  



  後來發生的事,已經有些記不得了,只記得隔天醒來,脖子上圍著暖呼呼的貓咪圍巾!

  我給這隻尾巴末稍捲曲,有著純真湛藍眼眸小小貓取名為「蔡金枝」,平時叫她「枝枝」(台語發音ㄍㄧㄍㄧ),江湖上,人稱「金漂喵」!

  為了打理她的住宿,我還特地買了個貓籃給她,但這小傢伙異常黏人,很愛撒嬌,就愛黏著我睡。有時醒來,發現貓咪緊挨著臉頰或是乾脆圍在我脖子上睡覺,這是常有的事。

  剛開始,我很抗拒,想要「好好進行愛的貓咪教育」!一旦小枝要爬上床跟我睡,馬上被我抱到她自己的貓籃,她往往一臉不解地看著我,隨即不多想地又爬到床上來。這遊戲反覆幾次,她放棄了,但還是不解為何她不能擠著我,寒冬裡,一起睡個暖呼呼的覺?只是乖巧地在貓籃裡睡下。

  然而待我醒來,棉被裡一團暖呼呼,宣告貓咪夜襲勝利!

  曾幾何時,我被她給馴服了。

  到了要睡覺時刻,就開始找貓,沒抱著小枝就睡不著。

  



  我很愛很愛很愛小枝,那份愛,是任何貓咪都不可能取代的

  她就像我心頭上一塊肉做的,很親很親很親,陪我走過人生最冰冷、孤獨而無助的歲月。對未來失去希望時,我總深深望進她純真湛藍眼底,好像在那雙天真歡喜的眼眸深處,尚保存著希望的淡淡金光。活得冰冷時,是圍在胸口的她,提醒我,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只要心還能跳、是溫暖的,我就還能去愛,也將被愛。

  



  我愛小枝,也希望小枝快樂,所以我很寵她。

  小枝竟也學會恃寵而驕,仗勢著我疼她愛她,有時竟做些驕縱之事。

  小枝愛撒嬌,喜歡人家抱她疼她,有時性子一起,也不管我在做啥,一股腦兒就是緊黏著我,要我抱抱,哄哄她。萬一我忙,實在沒空理她,她馬上氣呼呼地喵喵叫,我叫她別吵我,她還會回嘴,一付快哭了的樣子,甚至當著我的面,重重地把自己摔倒在地上,擺出一張臭臉,閉上眼睛不看我!

  呃!她這招真狠又有效!知道我夠愛她,聽到她摔倒在地上,頭撞到地板時,那「扣」一聲,我心都碎了!明知她在恃寵而驕,還是心疼地抱起她,無限愛憐地撫慰她。

  而小金枝,計謀得逞後,就會展開笑顏嗎?

  呵!不會的!這金大小姐繼續臭著臉,在我懷裡嘮嘮叨叨地抱怨。

  也因此,那時我右手拿鍋鏟煮菜,左手抱貓,然後這隻貓還很不開心碎碎念著,這情景時常發生。

  



  然而,身為處女座貓咪的金小枝,非常細心溫柔體貼,我不開心時,她雖無力理解人的煩憂與追求,一旦感受到我的情緒,往往主動靠過來,溫柔細緻地陪伴我,以一隻貓咪能給的,想讓我好過些。

  我常想,小枝的情感世界是向外打開的,她的情緒與情感是與人連結的,可以感應周遭人的感受,也深受周遭人的影響。小枝很黏人、很親人也很愛人,那與小酷不同。小酷對人的「親」,主要是一種自我滿足,當小酷想找人玩耍,是因自己想玩。但小枝對人的「親」,更多的是一種感受與關懷,她會因為感受到他人不開心,而想安慰對方。

  或許是這樣吧,從某個角度來說,小枝遠比小酷容易不快樂,因為她相當纖細善感。

  



  我很愛很愛很愛小枝,愛到我無法將她獨自留在法國,硬是想辦法帶了回來。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相濡以沫,不離不棄。」當我決定把小枝帶回家時,在心裡,我這樣跟在我懷裡發抖的她說。

  突破萬難地一項項辦理把貓咪帶回台灣的相關證件時,身邊朋友無法認同我要帶小枝回台灣的決定,主要原因都是因為小枝生性敏感膽小,容易受驚,漫長旅途與入台後的隔離期,對她來說,將是極大折磨摧殘。

  我心裡當然知道這點,但我自私地不願與小枝分離。

  是我需要小枝,遠勝過她需要我吧,我想。

  



  那時準備給台灣海關的官方文件時,遭遇不少困難,有時回到家,心裡相當焦慮,好怕無法把小枝順利帶回台灣,將被迫分離!更怕一有所閃失,小枝將被台灣海關給「銷毀」!

  「動物的性命是多麼受人類所決定呀!」那時的我,氣憤地這樣想著。

  小枝或許感受到我的不安焦躁,靠了過來,死命地往我懷裡擠,焦慮地喵喵叫,似乎也怕分離的來臨!

  



  上飛機回台灣的旅途,因著航空公司規定,小枝無法與我坐在客艙裡,必須獨自待在動物艙,而且我還必須簽下一份若小枝出事,航空公司無須負責的約,否則小枝無法登機。

  在小枝被送上輸送帶前,機場雜沓人聲讓她好害怕,她被關在籠裡,慌亂不解地一直哭、一直哭,我看著小枝的眼睛,忍著不哭,跟她說:「枝枝!枝枝!不要怕!媽媽在這裡!我們要回台灣了哦!妳睡一下,很快就到了!媽媽就來抱妳回家哦!」

  我不知道小枝是否明白了?看著輸送帶將貓籃帶離,小枝虛弱害怕的哭聲仍不斷傳進耳裡,閉上眼,我向上天祈禱,祈禱小枝順利平安與我回家。

  



  飛機從巴黎戴高樂機場飛抵阿姆斯特丹,獨自等著轉機,我趕緊望向窗外,搜尋小枝的身影。

  啊!我看見了!

  我挑了十二月最後一天返台,那是個寒冷的冬季。

  站在高高的候機室,我看見機場工人將貓籠推了出來,小枝在裡頭捲曲成一團,短短貓毛根本無法抵擋寒風的侵襲。

  我不禁問:「蔡適任,妳不顧一切要把貓咪帶回台灣,這決定真的是對的嗎?小枝有必要承受旅途煎熬嗎?接下來在台灣長達三周的隔離期,嬌柔瘦弱的她,熬得過這一切嗎?妳,是不是太自私又太衝動了?」

  「枝枝,對不起!枝枝,對不起!加油!妳一定可以撐得過去!」邊流著淚,邊在心裡為小枝打氣!

  



  到了台灣,我根本無心管行李,只趕忙去找貓!

  所幸,小枝還活著!

  



  爾後,是小枝的隔離期,也是我剛回台灣,勢必面對的錯亂期。

  當小枝在台中隔離所時,我只去看她一次,不敢常去看她,怕她每一次都得一再承受離別的痛苦。

  去看她時,只見她被關在籠中,清晰可聞從隔壁傳來的狗狗叫聲,我心想,天哪,從小只跟著我長大,嬌滴滴,膽小敏感又極度黏人的一隻小貓,如何在這兒度過日日夜夜?

  動物醫生將貓籠打開,我彎下身找貓咪,只見小枝躲在籠底,沒認出我來,一雙曾那樣天真無憂的湛藍眼眸竟只裝載混亂茫然,我伸手要抱她,她竟生平第一次朝我噴氣!

  「枝枝!枝枝!是媽媽來看妳哦!枝枝!枝枝!是媽媽來看妳哦!」我蹲在門口,不斷朝她呼喚。

  好一會兒,她終於回神了,張嘴叫了一聲,我眼淚馬上掉了下來!

  天哪!她的聲音沙啞而微弱!我無法想像她獨自在這兒哭了多久又喊了多久,竟讓嗓子都啞掉了!或許她一直一直在呼喚媽媽來帶她回家吧!然而過了好幾天,媽媽不曾出現,所以小枝也不叫了,放棄了,沉默了,學著遺忘了,甚至連媽媽終於出現,她也認不出來了。

  待我將小枝抱在懷裡,她的情緒竟如此多樣、強烈而複雜──好開心好開心我又出現了!但又焦慮害怕,很緊張,同時興奮難安!

  我抱著她,她死命往我懷裡鑽,時而磨蹭著我的臉頰,伸長脖子要我幫她抓癢癢,同時沙啞地喵喵叫著,心裡有好多好多話想跟我說。

  



  不一會兒,動物醫生拿了食物走了過來,要我餵小枝吃飯,說她非常纖細敏感,難以適應環境,近乎不吃不喝,然而貓咪不吃飯,是很危險的,很容易生病。再這樣下去,他勢必得幫小枝強制灌食。

  這話聽得我好難過、好難過!

  拿著貓食,我要小枝吃飯,一但她寧願我抱她,摸摸她,撫慰她。

  探視時間已到,我將小枝放回貓籠,她緊張難過地門口,瞪大眼睛看著我,以沙啞聲音持續哭叫著!

  我哽咽地跟小枝解釋,要她乖乖待在這兒,我一定回來接她!

  離開隔離所時,耳裡滿是小枝沙啞的哭聲……。

  



  三個禮拜過去了,我終於可以去接小枝了!

  將小枝帶回西螺時,感覺得出來小枝變了。

  一種自我封閉吧,一種完全不想知道這個世界究竟在搞啥鬼的冷漠與無動於衷。

  我沒有過多心思可以照顧她,因我自己正苦於不知未來何在的狀態──在台灣,我要跳舞嗎?要放棄舞蹈嗎?我跟舞蹈在台灣,能夠攜手走出一個未來嗎?

  或許是感受到我心裡同樣盤據著難解煩憂,小枝不太煩我,逕自退縮沉默。

  而我,逃避著,逃避看見小枝的哀傷自閉,逃避不去看我與她在台灣的不適應與不快樂。

  「是呀,那段在巴黎相依為命的日子真的好溫暖快樂!然而過去是回不去的呀,那麼就咬著牙,繼續往前走下去吧!」我這樣跟小枝還有自己說。

  



  在台北終於找到住處,隨即將小枝接了上去。

  然而那時樓友養了一條熱情活潑的狗,讓敏感膽小的小枝吃足了苦頭。

  爾後,我搬到木柵現居住,剛開始,小枝確實度過一段相對平靜安穩的生活,但很快卻也發現她的不適應與不快樂。她一直神經質地咬著背上的毛,讓毛禿了再長、長了再禿,傷口結痂痊癒,又再見血,還會到處亂撒尿,情況極為嚴重。

  而這些行徑,全都是之前在巴黎不曾出現過的。

  我問小枝:「妳到底是怎麼了?」

  小枝以混亂沉默的雙眸看著我,那裏頭,一點訊息都沒有。

  而我,持續逃避著,別過頭,不看她,一個字都不說。

  我,要說什麼?

  小枝的悲傷混亂,等同我自己的。

  「飛不出去的,」我說,「卻又不甘這般一同困在島嶼上哪!」

 



  我不知她是否思念著巴黎的什麼?

  卻只知回台灣的生活好折騰人,理想與現實、學術與舞蹈、創作與教學、即興與舞碼之間的衝突、撕裂及拉扯。要放棄嗎?要堅持嗎?是我太天真又太固執嗎?到底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抬頭前望,我完全看不見自己的未來,連自己都搞不定,連基本生存都成問題,又哪來力氣照顧一隻沉默削瘦貓咪的心?

  

  爾後,衝動下,又帶了開心果小酷回家。

  小枝度過極為難熬的適應期。

  爾後,她接受了小酷的存在,也疼他愛他。

  只是,小枝愈來愈沉默退縮,愈來愈消瘦,完全不是當年那隻吵著要人抱抱,愛嬌黏人,懂得恃寵而驕的小貓。

  我知道小枝不快樂,曾試著主動接近她,安慰她。但她往往一看到我走近,隨即慌張跳走,一溜煙躲了起來!有時我硬要抱她,她總一臉哀傷悲憤地看著我,渾身僵硬地不讓我抱,只要我稍微鬆開,她馬上一溜煙地逃走!

  偶爾她會靠過來撒嬌,主動要我抱抱,當我抱起她,一切似乎回到從前,她又是那隻會在我懷裡如蜜糖般融化的小小貓,然而只要酷酷靠近,小枝馬上瞪大眼,一腳把我踹開,逃得不見貓影!

  這般劇情反覆出現,讓我很沮喪、哀傷而自責,完全束手無策。

  

  幾個月前,決定要投履歷,爭取前往北非的工作時,家裡貓咪成了我第一個告知的對象。

  跟小枝解釋後,我哭了很久。

  她拒絕聽我說,很快逃開,沉默地躲了起來。

  



  若我離開,該如何安置蔡家雙貓呢?

  酷酷我不擔心,適應環境的能力夠強又討喜,幾乎是上哪兒都好,總有人會愛他疼他,且他容易快樂,不管在哪兒,跟著誰,都能安身立命,自得其樂!

  然而,我心頭這塊肉,纖細敏感的小枝呢?

  我該把她交給誰照顧,她才會快樂?

  

  幾個月前,筠霏寄了個網路資訊給我,說有個叫 Lach 的人,正在進行「動物溝通」實習,開放幾個名額讓網友申請,她會幫忙問家裡寵物幾個重要問題。

  當晚,我趕緊寄了貓咪照片,請Lach 幫忙。

  問題如下:「我想請妳幫我問小枝(就是照片上那隻藍眼睛的暹羅貓),若我真的出國,必須把她託給朋友照顧,她是想跟小酷在一起,讓小酷陪她?還是她寧願跟小酷分開,我另外找人來照顧她?! 也請一定要告訴小枝,我是真的很愛她,看她變那麼瘦,而且對我完全不理不睬,我心裡真的很難過! 她可以不理我,但我真心希望她快樂!」

  

  許久後,很幸運地收到 Lach 的回函,全文如下:

 


【溝通】



  小枝她很難過,因為其實她都知道妳可能要出國也準備把她送給朋友照顧的事情,就算只是代養幾年,但是對小枝來說,她認為妳就是不要她了,所以她心裡非常悲傷,不想理妳,是因為她也有點賭氣和生氣,所以變得防衛心和疏離感都很強。


 


  小枝有點賭氣又一邊掉眼淚地說:「妳都不懂我把妳當媽媽看,但是妳卻要把我丟給別人,我知道妳很忙,每天都很忙,每天回來看妳都很累,這裡痠那裡痛,好像還要常常看醫生,我也會擔心妳啊,可是妳回來也常常都不願意休息一下,又想要出國忙,又不要我,我很生氣也很難過啊,妳應該不知道吧,知道的話怎麼還是不想跟我在一起呢?我不想離開妳也不想離開小酷,雖然我覺得妳比較喜歡小酷,但不管如何,反正真的不能都一起的話那就隨便如何都可以了。」


 


  小酷和小枝的個性不一樣,小酷比較樂天、不計較和大而化之,對什麼事情都較主動、好奇、容易適應,可以自得其樂;小枝則是內斂、會將很多心事藏在心裡,遇到新轉變不會像小酷可以那麼快就適應、隨遇而安,倒是會遠遠地觀察一段時間才行動,所以對小枝來說,轉變是件辛苦和害怕的事情,尤其她真的很愛妳……。


 


  小枝為什麼變得這麼瘦?小枝說:「我想到要分開就不想吃飯,覺得重重的,不舒服。」小枝這裡的意思應該是心裡重重的,因為她的氣場在心輪上有壓著很多憂傷情緒的狀況,所以有點自爆自棄,也影響到代謝狀況,已幫小枝做脈輪清洗,免得繼續降到身體層面而有更大影響。


 


  已轉告小枝,媽媽很愛她,小枝對媽媽來說很重要的。小枝聽了別過頭一直生氣地掉眼淚說她才不相信。


  過了很久之後,我問小枝知不知道媽媽很愛她?小枝:「知道。」 


  小枝愛不愛媽媽?小枝:「愛。」


 


  媽媽出國應該不出幾年就會回來了吧?小枝:「那還是很久,為什麼我不能去呢?」 


  小枝心裡記得她以前也有分離的經驗,她覺得就是被遺棄了,現在又要再來一次真的很難過,於是心裡一直篤定地覺得就是大家不要她。 


  小枝說妳對她的感情她都知道的,只是很不解為什麼一定要分開。


 



【後記】



  每天對小枝說點話和說「我愛妳」吧,說出聲音來讓她聽到也讓她確定妳的想法是如何,然後向小枝解釋一下為什麼不能一起出國,她會懂得的。

 

  

  

  這篇來自 Lach 的溝通回饋,讓我滴著眼淚讀完。

  我萬萬沒料到這會是小枝的心底話!

  卻又深深覺得:「對!這正是我的金小枝會說的話!」

  

  讓我尤其難過的是,小枝將「被託給媽媽的朋友照顧」等同於「被遺棄」,因此而產生強烈的防衛心和疏離感。

  



  我只覺得小枝接受了酷酷,也疼愛酷酷,照顧著酷酷,卻我極為冷淡,但我萬萬沒想到,小枝竟然這麼希望我們三個一直在一起,不想離開我,也不想離開小酷!

  然而,這又確實是小枝的個性,她非常重感情!對關係的依戀很深,也很害怕變動。

  

  此外,我很詫異的是,小枝竟然覺得我比較喜歡小酷!

  不!不是的!小枝才是我最愛的小小貓!

  我對小枝那份「不離不棄」的情感,我對小枝那種「疼到心坎底」的愛意,是我這輩子很難再對其他貓咪產生的感情哪!是她陪我走過最苦痛冰寒的歲月,當我發現自己的巴黎記憶竟是一片泛著金光的湛藍天空,才知小枝純真美麗的眼眸如何與那段生命交纏。

  



  是的,在巴黎時,我們曾經很快樂!

  天塌下來,都有媽咪擋著。

  再冰寒,都有貓咪可以窩著取暖。

  



  媽咪在家練舞時,貓咪會追著紗玩。

  當窗外天光金燦,媽咪摟著貓咪,隨著音樂,一同跳舞。

  



  當我看到那句:「反正真的不能都一起的話,那就隨便如何都可以了。」不禁啞然失笑。

  是呀是呀,這句話確確實實是我的愛貓金小枝會說的話,仍是當年那纖細敏感,恃寵而驕,會耍賴賭氣,不開心時,會把自己重重摔在地上,好懲罰我的小小貓!

  

  讓我覺得尤其神奇的是,Lach 對小枝小酷性格上的描述。

  呵,她是怎麼知道的呢?

  

  小酷確實生性大而化之,很能自得其樂,神經頗為大條,上哪兒都好。

  小枝則不然!非常需要細心呵護,卻也非常體貼善良。

  每回幫小酷洗澡,小酷在浴室裡哭得呼天搶地,怕水的小枝還會跑過來,在旁邊討饒地哀哀叫,替小酷求情。

  輪到小枝洗澡時呢,小酷在幹啥?也會過來救她嗎?

  呵,當然不!這酷老爺正好端端地躺在客廳過他的太平歲月呀!

  



  纖細敏感的小枝,對氛圍裡的負面情緒非常敏感。

  有一回,我與朋友在家裡吵架,沉默的小枝竟然生氣地開始喵喵叫,隨後跳起來咬我朋友,警告意味極強!

  貼心善良至此的貓咪,怎可能不惹人憐愛疼惜?!

  



  是呀,小枝把話都藏心底,卻期待我主動發現貓咪心裡的秘密。

  小枝真的很害怕變動與陌生環境,情感上也很依賴我。

  去年夏天,我去了義大利一趟,將蔡家雙貓託給映君照顧。

  酷酷很快適應新環境與新生活,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太平盛世。

  而小枝呢?

  映君說,她在衣櫥裡躲了數天數夜,只出來喝水、吃飯、上廁所。直到很後來很後來,才會出來與他人互動。而且小枝極為兇悍!自我防禦極強!連映君自己養的貓都怕小枝。

  



  收到Lach 的回饋後,沒多久,神奇的事開始發生──長期對我保持距離且態度極為冷淡的小枝,竟然開始主動接近我,跟我撒嬌!

  天哪!這是多久不曾發生的事情哪!

  隔了幾天,小枝甚至爬到電腦桌,愛嬌地躺在桌上,要我幫她抓癢癢!

  我趁機把白水晶手鍊放到她心口,Lach 說小枝心輪壓著些哀傷情緒,那我也趁機幫她清一清,搞不好這白水晶還真有用!呵呵!

  又再隔了幾天,小枝開始會進房間跟我睡覺了!

  天哪!Lach 竟然一下子完成長期以來我自己完全做不到的事情──拉近我與小枝之間的距離!

  

  一字一淚地讀完Lach 的回饋後,我開始努力地跟小枝溝通,每天告訴她,我有多愛她,她才是我最愛最愛最愛的小小貓,而不是酷酷!

  我費力地跟她解釋,為什麼我要離開台灣,又為什麼不能帶她一起走?

  Lach 說,小枝有過跟我分離的痛苦經驗,而她不想再度經歷了!

  而我想,小枝指的應該是從巴黎到台北的那段長途旅程,以及隨後而來的隔離期吧?!那個經驗對小枝的傷害真的很大,從此以後,她變得非常沉默退縮,而且很悍,隨時準備好要自我保護!

  



  我輕聲提醒小枝,還記不記得那個搭飛機的經驗?以及被關在一個小小的地方,好吵好吵,空氣沉悶又臭,東西不好吃,而且一直哭一直哭,媽媽卻不曾出現?

  我跟小枝說,如果這次我出國,還帶著小枝去,那麼小枝又要再經歷這樣的事情哦!媽媽不要小枝再哭到沙啞了,也不要小枝還要被關著,這是為什麼媽媽不帶小枝出國的原因。

  說這些話時,小枝只是一直看著我。

  我很努力不要太難過,因為小枝一定會感覺到我的難過,然後她也會很難過很難過,但我實在不想看到小枝因為心裡難過到吃不下飯,持續憔悴削瘦下去了。

  然而,我卻怎也止不住淚。

  突然間,我好希望小枝不要再愛我了,因為我不希望她難過。

  我是個企求生命變動性的人,小枝卻偏偏害怕變動,依偎相伴中,我是她可以依靠的天,而她是可讓我放鬆歇息的溫暖。然而,小枝跟著我,吃了不少苦,因著我的變動。

  

  這幾天,酷酷到映君家作客,我跟小枝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她會跟我撒嬌,當我想抱她,她也不似過往那般抗拒。在某些個剎那,我們的關係彷彿回到過去,如在巴黎那般。

  我不禁懷疑,是不是因為酷酷不在,所以小枝才願意跟我親近?

  如果小枝不想要酷酷,那麼我寧願早點把酷酷送給映君,映君一定很高興!

  只是,小枝,妳是不是因為我養了酷酷,因為妳愛我,所以妳要自己接受我的決定,接受了酷酷?

 

  此刻,我仍不知該如何安置蔡家雙貓?

  原本希望可以把雙貓託給同一人照顧,至少害怕變動的小枝,身邊還有酷酷這個熟悉的伴,或許會較開心些。

  然而原本願意幫我照顧雙貓的朋友,因故無法幫忙,我得另想辦法。

  映君想養酷酷,酷酷不是問題。

  然而,小枝呢?

  誰能幫我好好照顧她,在這段期間?

  小枝想要小酷的作伴嗎?

  還是她想要單獨被呵護照顧?

  我不知道哩!

  只好再請 Lach 幫我問她。

  

  我很想跟小枝說:「開開心心過生活,等我回來,我不會遺棄妳!」

  但,我又說不出口,只會哭。

  小枝已經十歲了。

  這次飛出去,之於我,幾乎是逃亡,是尋求生路。

  我再沒有辦法繼續這樣在台灣活下去,而不漸漸變成一個會讓此時的自己討厭的人,所以逃亡。

  但我完全不知究竟是什麼樣的未來在前方等著。

  我即將踏上一場完全沒有任何預設的旅途。

  所以我不知怎麼跟貓咪說:「等我回來!」

  萬一我一去不回呢?

  萬一客死異鄉呢?

  

  希望信守與小枝不離不棄的承諾。

  卻又只希望她平安、健康、快樂!

  

  在此,由衷感謝幫我做動物溝通的 Lach !

  如此神奇地拉近我與小枝之間的距離……。

  




  此篇網誌使用的小枝照片,泰半攝於巴黎時期。

  那時的她,一臉天真爛漫,無憂無慮,無限惹人憐愛!

  然而與我在台灣生活的小枝,幾乎可說瞬間變得憔悴滄桑,自暴自棄。

  



後記:

適任是很棒的舞者,上週末我看了適任的舞展,幾乎是紅著眼眶看完的,好動人,真的。

附上適任的部落格:http://jaladanse.blogspot.com/





8 則留言 :

  1. 從頭哭到尾~~太太感人

    回覆刪除
  2. 很有與戀人分離的感覺…

    回覆刪除
  3. 是啊...
    我相信家裡有心愛的寵物的話,都可以體會到這份感情的...

    回覆刪除
  4. 說得是,深深的愛

    回覆刪除
  5. 把小枝帶出國吧!沒有適任的地方處處都是隔離所,彼此都需要對方的,生命沒有等待的理由,但是可以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哈)

    回覆刪除
  6. 沒有適任的地方處處都是隔離所,真的是一語中的...
    祝福小枝健康快樂!

    回覆刪除
  7. 我居然也邊看邊掉淚了...好感人吶
    真可惜沒看到適任的舞展,感覺一定很不錯的> <

    回覆刪除